叶清心微微蹙眉,先天性唇腭裂?

的确是近亲结婚的孩子容易产生的缺陷。

“还有吗?”她抬眸看向众人,“还有没有见过兽孩儿的?”

这时,一个雌性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,怯生生的说:

“神女,我在林子里的时候,见过一个全身都是白色的兽孩儿,它......它的头发也是白色的,可吓人了!”

白化病?

叶清心心头越发沉重,问道,“什么时候见到的?”

“有好多天了,后来我再去林子里采集野菜,都不敢走到那一块去采了!”雌性紧张的说。

叶清心点点头,“好的,还有没有?”

族人们互相看了看,没有人再说话。

一个部落就见过两个兽孩儿,还都是在这一年之内,要是按部落出生人口来算,这个比率已经算很高的了。

启的心头也沉重起来,那种生出来就不完整的孩子,会被当成兽孩儿扔掉,成为野兽的食物,很可怜的。

他不明白小雌性说的什么近亲、什么基因,但是如果能防止族人们再生出这样的孩子,他一定会去做。

叶清心轻轻叹了口气,示意伏羲将这里的情况记录下来。

伏羲搂着小阿心,认真的用草纸记录情况。

叶清心继续追问道,“咱们这里,有没有哪个雌性和雄性是一个阿母生的,然后结合在一起繁衍后代?”

“有啊!”

族人们齐刷刷的指向了一个雄性,“神女,阿皮和阿草就是一个阿母生的。

他们的阿母让他们在一起繁衍后代,这个......怎么了?”

大家都没想到这个问题跟兽孩儿的问题有什么联系,还以为换了话题,开始起哄。

“是啊,他俩在一起很开心的!”

“阿皮对他阿妹可好了,有什么好吃的食物都给她吃......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