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两个老者对视一眼,忽然双掌一按巨石,柔如抚摸情人。

孙碧芫已然感觉到不妙,猛一扯吕乐天。

吕乐天毫无准备,被她猛一扯,射向山洞深处,重重撞在石壁上往下滑。

他闷哼一声,扭头瞪向孙碧芫。

纵使喜欢孙碧芫,可被骤然这么来一下,还是觉得恼火,便要大声质问原因。

“啵。”一声闷响。

巨石中央忽然出现一个十字裂纹,随即扩散成为蛛网般裂纹,遍布巨石。

“啵。”又一声闷响。

巨石忽然一塌。

“噗!”尘土飞扬中,巨石已然变成了一堆粉末,形成一个小山堆。

外面的光线透进来,照在他们腰部以下。

他们看到了站在山洞外的两个老内寺,鹤发童颜,清澈的眼神一片冰冷。

吕乐天皱眉。

显然这巨石是被他们击毁的,这是故意挑衅,明明自己二人躲在里面好好的,没招惹他们,非要毁了巨石,让他们失了遮挡。

他施展洞天彻地妙眼看过去。

“两个大宗师。”他冷冷道:“有何贵干?”

这是提醒孙碧芫是两个大宗师,小心应对,同时心中郁闷:大宗师怎处处都是!

“鬼鬼祟祟,你们在此做甚?”

“我们鬼鬼祟祟,你们不也一样?”吕乐天俊雅的脸庞一片冰冷:“别跟我说你们也是坤山圣教的!”

“是钦天监的人。”另一个老内侍轻声道:“不必留情的。”

“好得很。”

两个老内侍身法如细风斜雨般轻柔,速度却奇快,瞬间进了山洞里。

眼前一花,却已经不见吕乐天与孙碧芫的影子。

两人暗凛,霍然转身,却仍无发现,再转身,还没发现。

孙碧芫搭着吕乐天肩膀,宛如一抹影子,总是闪现在他们目光不及之处。

“砰!”一声闷响,一个老内侍飞出去,后背被孙碧芫轻轻按了一掌。

“噗!”老内侍在空中喷出血箭,撞向石壁。

“放肆!”另一个老内侍扑向孙碧芫与吕乐天。

吕乐天腰间长剑忽然出鞘,划出一道闪电。

这一剑奇快绝伦。

“叮……”老内侍屈指一弹,清鸣声如金铁相交。

他随即发出闷哼,一截手指甲已经掉落地上。

吕乐天这一剑又快又狠,但看起来还是宗师之气象,并不是大宗师。

所以老内侍肆无忌惮的以指甲相接。

他饱满的手指甲光泽明亮,乃是通过秘法精心锤炼,坚逾金铁,胜过神兵利器。

断了这一截指甲,无异于断了一柄神兵,让他心疼如绞,红润脸庞布满阴云。

吕乐天也不满的皱眉,没想到这个老太监如此难缠,自己这乾坤一剑没能建功。

这一剑的威力堪比大宗师,乃是周身力量之凝聚,然后通过秘法强行提升,令其附着了奇异的气息,从而达到大宗师的威力。

这一剑可以破开大宗师的护身罡气,杀死大宗师。

孙碧芫停住身形,轻声道:“两位大人,我们再打下去,恐怕会惹来坤山圣教弟子,到时候谁都别想占便宜。”

“钦天监还是回你们钦天监为好。”受伤的老内侍扶着石壁站直身子,脸色煞白。

这一掌看似轻飘飘,但威力惊人,几乎要了他的命,如果不是他心法奇异,韧性惊人,这一下便站不起来了。

他脸色难看的道:“否则,莫怪我们召集更多人过来,斩杀你们在此。”

“嘿,好大的口气!”吕乐天发出一声冷笑,倏的滑步上前,一剑刺出。

剑光如电。

孙碧芫皱眉道:“师弟!”

另一个老内侍上前阻拦。

吕乐天一个诡异的折身,轻松避开这一拦截,一剑刺中受伤的老内侍。

剑尖从左胸口刺进,从老内侍后背出来,已经刺透。

“你敢!”阻拦的老内侍瞪大眼断喝,身形忽然忽然一下缩小了一截,扑向吕乐天。

这一扑的速度骤然增了一倍。

吕乐天挥手又一剑。

孙碧芫忽然出现在他身侧,扯起他便走,一晃已经消失在山洞内。

另两个老内侍出现。

那一声断喝惊到了他们,觉察不妙便从山峰上飞落下来,看到了捂着胸口倒在地上的同伴。

两人忙上前。

喂其服下灵丹,但嘴角已经汩汩涌血,逼得他们只能通过手法强逼着灵丹下去。

同时催运罡气化解药力,阻碍流血。

“不行了!”一个老内侍沉声道。

“这一剑太毒,刺进了心脏。”

“卑鄙无耻的小子!”

“钦天监的逆徒,必诛之!”

“……用这个试试。”一个老内侍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,打开之后将瓶里的水倒进老内侍嘴里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