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山大裂谷的地底之下,此时正有一道极快的遁光,穿梭在炙热的熔岩之内。

没过多久,历经了重重的阻碍之后,一道人影便出现在了一片白雾茫茫的地底的世界里。

来人一身的大红袍,面相阴柔,一对丹凤眼斜眼一瞥的同时,那无比强大的神念,就好像雷达一样,开始往四周扩散。

凭他如今的神识海,在融合白妖以后,就是和洪荒中期的选手比起来,那也是只高不低。

可这里边要剔除专修神念的那些妖。

所以宋钰在全盛的状态之下,一般的洪荒级妖修,他真就不怎么害怕。

特别是在和“胖瘦头陀”交过手以后,这心里边就更有底气了。

然而于这白乎乎的地底世界里,蛤蟆的神念扫了三扫,居然没有发现那头“墟”的存在,难道说这家伙在经历了上次的事情以后,已经跑啦?

“前辈若是还在,咱俩不妨见见,晚辈这可有一场买卖要谈。”

宋钰一边如此的说着话,一边小心翼翼的警惕四周,步伐迈的不是特别快,却是为了随时准备放手一搏的打算。

但是他走了半天,寻寻觅觅了好一会儿,别说是墟,连个鬼影子都没瞧见。

反倒是四周能够发光发亮的矿石越来越多,还有一些发光草,小亮花之类的就在着雾气漫漫的地底世界里,散发着略有些迷离的小光辉。

宋钰又到处瞅了瞅,发于身外的神念却是一点都不曾放松,因为越到了这会儿,反而越容易被人算计偷袭。

可他心里又合计了,那头墟难道真的已经不在了?

蛤蟆呼吸着地气里的极阴之力,相比于头顶的的烈火炎炎,这里倒是阴凉刺骨的很,而二者之间又刚好形成了一个阴阳相汇的特殊地带。

养魂滋阴,似乎附近再也找不到比这里更好的所在。

于是蛤蟆继续游走,并已经抵达到了这里的深处时,却不曾发现,就在雾气弥漫的墙边一角,此时正有一抹阴影悄然的凝现。

“出来吧,咱俩玩玩,顺便谈谈买卖。”

他这边试探着说,其实已经觉着这老小子是不是真的溜了,自己整了半天,在这跟街溜子一样,咣当咣当的好像一个大傻子。

但是人家就能憋着,连个屁都没有,你能如何?

蛤蟆站在地底世界的中央,眼神四下里飘,神念到处走,依旧一无所获。

“好吧,杂家就说一句,圣灵殿重新开了。”

说着话他亮了亮手里的那枚银色的令牌,也就是这个时候,他的眼神忽然一亮,然后便瞅向了一个方向:“前辈,还是出来吧!”

缩在墙角的阴影,大体上来说,并没有具体的形态,却有一对红通通的双眼,略显凶戾的盯视着蛤蟆的身体:“说吧,你有什么目的。”

宋钰捋了捋头发,从烈火大蛤的记忆里他知道,这个墟是一个圣灵的残魂,但具体是这个圣灵已灭,而残留下来的一缕残魂,还是本体未灭,从而分裂出来的一个不完整的魂魄,就不得而知了。

所以他想要弄明白,如果前者的话,蛤蟆会想着法子的弄死对方,从未获取他魂魄记忆里最有价值的东西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