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小姨子是一个关键的证人,你在我手里,她应该不会见死不救。”秦惊龙做了解释。

纳兰清川:“......”

他不敢相信,秦惊龙这是要翻案!

莫说案子已经过去六年,很多人都已经不在既定岗位,就说秦家如今的巨无霸地位,这案子怎么可能轻易翻过来?

“你有些异想天开了吧!”

纳兰清川是在惊讶,也是在提醒。

“是不是异想天开,到时你会亲眼见证。”

秦惊龙自信一笑,抬手指了指蒙苍岚和陈进东,继续说道:“你来处理他们,若是他们活着,那就你死,懂?”

纳兰清川岂会不懂,小鸡啄米似的点头。

蒙苍岚被打废丹田,陈进东被碎掉灵体,两人都已经是废人,活着倒不如死了。

纳兰清川给他们俩一个痛快,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。

“我要再去杀几个人,你自便!”秦惊龙没有说太多,叫上老魏等人向外走去。

纳兰清川再度无语。

他当然知道秦惊龙要去杀谁。

同时他也知道,南瞎子苏斩龙一伙真的惹错人了,下场注定很惨。

至于瘫坐在地上的谢雨琪,像是变成了一个疯子,嘴里不住的絮叨着什么,别人却听不清楚。

她应该是疯了,这是其父亲谢承安得到的确切答案。

谢雨琪不止是疯了,在秦惊龙几人离场之时,她还把脑袋重重的磕在地上,当场就磕出了血水。

“你们......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啊!”

谢承安倒还算是个父亲,没有不管女儿的生死,他跑步过去阻止女儿继续虐伤自己的同时,朝着秦惊龙几人的背影哀求道。

“子尘,你不能走,雨琪跟你好歹也有那么多年的感情,你看她现在的样子难道不心疼吗?”

谢承安喊了白子尘,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