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这时候,陈朽手下的一个百夫长,似乎受到了陈朽的感染,此刻大声的对着周围的士兵道。

而他本人,则是带着几个士兵,跟随在了陈朽的身后,眼神之中满是疯狂之色的对着鲁国的士兵开始进攻。

短短的几分钟之内,陈朽所带着的士兵,如同一柄尖刀,直接插、入到了鲁国的数千名的修士之中。

双方展开了白刃战,异常的激烈,这场战斗,整整的进行了三天的时间。

在这三天的时间内,被陈朽带着的数百名修士,没有喝上一滴水,也没有吃上一顿饭,在鲁国的士兵围困,疯狂的在里面突围,一边突围,一边杀戮。

直到后来,当鲁国的士兵再也无法承受住陈朽的疯狂冲锋杀戮,数千名士兵仅剩几百名士兵,开始疯狂逃窜的时候,陈朽立刻嘶哑的喊着:“进攻!”

但是当他回过头,却发现了,整个云国的战场之中,仅仅剩下他一个人了,至于其他的士兵,早就已经在和鲁国士兵交战之中死亡。

惨烈无比,陈朽身上,满是血迹。

当鲁国的士兵全部的逃跑之后,陈朽顿时感觉到了天旋地转,他缓缓的瘫软在了战场之中,似乎因为连续的三天三夜的杀伐,已经耗尽了他身体之中的所有力量。

一道七彩的云朵,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陈朽的身下,竟然陈朽拖起来,随后朝着山脉边缘的一处木屋而去。

在七彩云朵出现的时候,同时在战场之中响彻了一声淡淡的叹息之音。

这声叹息之音,似乎带着无奈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