碇真嗣不止一次被告知自己的责任是拯救全人类,如果失败会如何如何悲剧,所以他的压力非常大。这也是人之常情,毕竟所有人对他的要求都是不能错一次,但人又怎么可能不犯错?如果人不犯错,那就是神仙了。

这里就有一个悖论,越是不想犯错,就越是会往失败的方面想,就给自己造成越多的压力。就好像要忘记大象,就必须想到大象一样矛盾。碇真嗣不想犯错,但犯错的后果就好像是鬼魂幽灵一样纠缠,让他根本不能放松,他会想到如果自己失败,所有人都会众口铄金地指责他是人类毁灭的罪魁祸首。

当然事实上也是如此,碇真嗣要是真失败了,那大家确实不会给他好脸色看。

这就是做实事的代价,做好了,大家认为这是理所当然。做不好,非要骂你个狗血淋头。

现在狙击作战已经开始,双子山后方大量的缆线全力输送电力,温度不断升高。电力在输送过程中消耗转化成为热量释放出来,冷却器全力运转才能勉强让输电路线能够稳定。

电力一阶一阶地送上去,从全国聚集在一处,最后全部输入阳离子狙击枪的电容器中,只需要扣下扳机,就能释放超强的力量。

同时削弱雷天使at力场的砸钱攻击依旧在进行,大量的火力不要钱地释放,然后被雷天使的反击毁灭。

在这个过程中雷天使的力量也在削弱,因为人类的攻击从四面八方袭来,他必须不停地释放力量反击,时而以激光横扫一片,时而化为盾牌承受炮弹,时而又必须对远处的火炮阵地进行打击,雷天使很忙。

此时碇真嗣还在胡思乱想,不过当瞄准镜中的瞄准线和目标重叠的时候,碇真嗣毫不迟疑地扣下了扳机。

然而这么远的狙击,必然和重力偏转、气候温度、环境因素等等关系密切,一个环节出错,就可能导致可怕的误差。

在远处,因为停电而无事可干的民众们聚集在第三新东京市外,远远地看着这场规模浩大的烟花表演,这次烟花表演比任何一场都要昂贵。

咻,当初号机射出笔直的激光的时候,大家还以为白天提前了,激光的光芒照亮了整座城市,融化了轨道上的一切,连下方的钢铁输电塔都承受不住被融化了,可见全国的电力聚集在一起是何等的威力。

杜兰知道因为雷天使周围的热能干扰,第一发没射穿敌人的核心,所以接下来雷天使的反击会非常迅捷。

就在大家看到激光射穿雷天使,看到使徒大出血的时候,还没来得及欢呼雀跃,雷天使的愤怒反击已经完成了。

“热能反应。”双子山后的cic只来得及说一句,雷天使的第一发反击已经来了,隔空的爆炸,直接掀翻了初号机。

葛城美里大惊,没想到最糟糕的情况还是发生了:“阳电子炮的情况呢?”所在山后,整个指挥系统并没有受到破坏。

“还能使用。”

“初号机呢?”

“建在。”

“输电路线如何?”

“百分之八十七可用,现在正在全力修补。”cic说道。

因为他们是在双子山的背面,所以雷天使的攻击虽然让周围炙热无比,但这里本来就很热,影响不大。所以现在所有工人都在全力以赴,努力地完成第二发发射的准备工作。

“让零号机上。”碇源堂认为初号机已经不堪重用。

“请给真嗣一次机会。”但葛城美里现在却坚持要让碇真嗣证明自己,这个时候她是如何考虑的并不清楚,或许是同情碇真嗣,也可能是觉得临时换将并不好,总之她愿意给碇真嗣一次机会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