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老者并没有动手,而是上下打量杨浩然,连连摇头。

“太弱,看起来是刚刚突破金丹期。

你说你是叶胜秋的弟子,那你来这地方,肯定是为了下面的炼器炉而来的吧?”

既然对方知道,杨浩然也不必隐瞒,点了点头。

“的确是为了炼器炉而来。”

老者一声嗤笑:“宝器宗越来越不成气候。

这地方就是叶胜秋来了,也是无功而返。

居然派了你这样一个小弟子前来,真是笑话!”

杨浩然也不生气,嘿嘿一笑。

“我就是来长见识的。

倒是前辈,难道也是为了炼器炉而来?

这东西除了我们宝器宗,对其他人的用处恐怕不大吧?”

老者一声嗤笑:“井底之蛙,你懂什么?

炼器炉是炼器师那帮莽汉在用没错。

但上面的符文阵法,却是符阵师的杰作。

说了你也不懂,能有资格镌刻符文阵法的炼器炉,都是灵器级别。

看你这实力,在宝器宗是没有资格接触那尊灵器级别的炼器炉的。”

老者虽然没有明说,杨浩然却也已经有了猜测。

这老头儿说这话的意思,莫非他是一名符阵师?

杨浩然猜疑的时候,少女小可已经傲然抬头。

“我爷爷就是大名鼎鼎的符阵师联盟的副会长孟三九。

就连会长爷爷,对我爷爷的符阵造诣也是相当佩服的。”

孟三九微微蹙眉:“他对我岂止是佩服,应该是仰望。

他能当上会长,并不是符阵造诣在我之上。

只是你爷爷我高风亮节,淡泊名利,一心钻研符阵而已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